湖南大学出版社
当前位置:出版资讯>> 教育资讯>> “趣味化”学习书功能大转变
“趣味化”学习书功能大转变
2012-1-4 10:01:11

    近日,记者在北京王府井书店看到了几个标有“趣味数理化”的书架放置着一些理工科学习用书。以往各校推出的“趣味化”学习书往往仅涉及一些浅显的趣味实验和现象,只能纯粹作为课外读物且读者定位多为中小学生。但现在新涌现的这些书却普遍定位更加“高端”,涉及的都是些高等教育范畴内的学科知识,如微积分、线性代数、物理力学、相对论、生物化学等等。而且内容多是由浅至深,即以生活实例或诙谐幽默的小故事为引子,深入解析其中所蕴含的理工科知识。实际上想要完全读懂这类书并不是简单的事,因为书中基本仍含有公式及试题解析。因而,这些趣味数理化书普遍将读者群定位在大学生和成年人,以期用浅显的文字搭配直观的图表,帮助读者消除对理工科知识厌恶、惧怕的情绪,不仅初步了解一些原本看来晦涩难懂的数理化知识,更能帮助他们学习。

  着眼于生活,偏向于趣味
    据记者了解,由于欧美及日韩等国近年来数理化领域公开课的普及,大量科普类作家习惯用风趣幽默的语言和写作方式表述自己的专业知识,使得这些国家的国民意识中已普遍存在通过阅读、思考不断学习新知识的习惯。在了解到了这一情况后,国内不少出版社纷纷行动起来,选择引进这些将理工科知识进行生活化解读的优秀书籍,作为对国内教育的很好补充。
    以文字为主,搭配相应的图片、表格、坐标图,从生活化的角度入手,用实例来告诉读者生活中所蕴含的理工科知识是引进版的“趣味化”学习书中的一大类。如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的《3天明白概率•统计》、科学出版社的“形形色色的科学”系列(包括《1、2、3!三步搞定物理力学》、《看得见的相对论》等10册),都是用天气预报、订报纸、手机、飞机等常见的生活实例作为导入的例子,用浅显易懂的照片和插图详细生动地描述各个理工科领域的基本原理、组成结构、产品应用特点,帮助读者更好地进行理解。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多少只袜子是一双》更是将其定位为“生活中最鲜活的数学谜题”,用一个个谜题来引起读者的思考,进而使他们对破解谜题产生兴趣,继续学习内含的理工科知识。
  另外,用漫画及小说的形式来吸引读者的目光,让他们在阅读了相关情节后能够初步了解理工科知识的一类“趣味化”理工科学习图书也逐渐被人们接受,备受好评。如南海出版公司的《7天搞定微积分》中就用狼与羊的形象,以及它们之间的趣味小故事作为每章内容的趣味补充,像在讲述导数概念与人们最常使用的Photoshop处理照片相结合的内容时,在文字解读的旁边就用狼和羊的小漫画解释导数如何被应用于处理不满意的照片;科学社的“欧姆社学习漫画”系列(包括《漫画生物化学》等23个品种)则是用连续性的漫画情节贯穿全书,通过几位主人公在学校、课余发生的一系列情节讲解各类理工科知识,并于漫画后附有深度的概念解析、公式讲解和解题演算,读者可根据自己的需要决定只读漫画部分或者进一步学习后面的补充知识。中青社的《躺着,也能学好数学》虽是将读者群定位为高中学生,作为帮助他们高考知识复习的读物,但却是一本故事性、趣味性与科学严谨性并存的小说。通过主人公用自己的毅力打败数学恶魔的经历阐述该如何学习数学,消除对它的痛恨心态。

  读者观念转变,带动市场升温
    2005年时,“趣味化”学习绘本就已在韩国出现,其高峰期在2007~2008年,当时畅销书层出不穷。“由于升学压力巨大,韩国政府致力于推广让孩子快乐起来的学习方法,该国的娱乐产业发展衍生出的‘趣味文化’对整个教育体制的完善也有着积极的意义”,因而学习型绘本在韩国得以发展壮大。”北京中青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责任编辑韩文静多年与韩国出版社打交道,在谈到缘何国外该类图书数量众多且销量较好时如是说。
    其实“趣味文化”在国内已经渐成规模,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像北京启明星培训学校的老师就已经在教学中用自己编的故事、画的人物来提高学生的学习兴趣,北京地坛小学的英语老师也开始采用由学生进行角色扮演的欧美教学方法等等。可以说生活化、趣味性的素质教育、宽松教育、放养教育已在国内被许多80后的校长、教师、家长所接受,今后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壮大,趣味学习书市场的逐渐升温已成必然趋势。而且80、90后的年轻读者已经习惯了电视、网络等影像媒体,传统学习书枯燥的讲解、单调的形式很难引起他们的兴趣。新经典文化责任有限公司责任编辑李玉珍就谈到,对于实践性比较强的学习方法类图书来说,适合本国读者使用是最重要的问题,引进图书如何本土化?如何突破瓶颈,打造本土的学习书品牌?这些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问题。她认为:“国内的作者要从根本上提高内容品质,同时更加注重讲解方式和编排方面的技巧,以满足国内读者越来越高的阅读要求。”
    同样我们也需要清醒的认识到,尽管这类趣味解读数理化的书较多,其市场表现也较平稳,但其中有9成都是引进欧美或日韩的外版书,原创图书的实力还有待提高。即便是现在国内热门的绘本类图书也没有涉及到数理化知识,很多时候国内的读者也并不确定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书可以帮助他们学习。

  链接1 “趣味化”学习书缘何原创少
    其实国内的编辑们一直在努力研发原创的学习类图书,中青文公司就曾寻求过国内的作者资源,在找到某知名大学的教育系研究人员编写相关书籍后却发现:写出来的内容任然古板教条。上海科技文献社责编夏璐谈到早年间该社也曾购买国内某著名漫画的版权做科普漫画,但漫画解读方面的文字作者难找,在找了作者后却依然做得很费力。北京东方科龙图文有限公司责任编辑唐璐对此也深有体会,她谈到,在与国内作者的沟通过程中,她们都会拿外版书的图片、示例作为说明,告诉作者该如何进行图文搭配、如何选用合适的图表、如何精炼注释语言。但也有不少作者反映,要想做到真正的图文并茂,实际操作过程过于繁琐,耗费的时间也很多。
    尽管人们大肆宣传当今已进入了“读图时代”,但对于学习而言,不少读者仍不习惯读图,他们还是习惯拿教材、课本。他们对于学习型漫画、读本存在的误解,也导致趣味化学习书在国内销售时也遇到了不少问题。学习漫画刚刚引进国内时,该种形式是很多中年家长所不能接受的,他们认为漫画就是娱乐的东西,花了钱给孩子买来这些漫画书无益于学习。韩文静就说:“国内不少家长有种错误的观念,认为文字越多,就越具权威性。因此,处于对成本、使用价值反差的考虑,国内对于学习型漫画的引进普遍比较谨慎。"
  此外,国内对“趣味文化”相关的图书引进还不够系统,仍显零散。很多出版社是按学科分类进行引进,从没有针对不同年龄段进行引进的。这种散乱、不成套系进行的整理、引进对图书出版的完整性和推广造成了一定难度。同时,在做引进版时要求图书翻译懂一些专业知识,翻译稿酬普遍不高等原因也导致了该类图书难觅好的翻译人员。

  链接2 日本如何做学习型漫画书
    据《日本漫画考》的一位译者介绍,漫画在日本的兴起,源于大量受教育水平较低的人员涌入城市做技术工人,都说“一张图顶一万字”,于是用图解来教他们如何进行技术操作就显得更为直观、便利。此后,各种技术类的书、产品使用说明、指路小册子都喜欢用漫画的形式来表现。长此以往,日本人已经习惯了用各种学习型漫画来学习,在地铁里也经常能看到上班族阅读漫画学习书。
  日本学习漫画的制作流程也比较复杂。出版社、作者、编辑、绘图人员、技术处理人员各司其职、相互协调。可以说这个流程中的每一个单元都具备了对用漫画方式讲解数理知识的深刻理解和功底。此外,经过多年的沉淀和积累,日本学习型漫画里每一个叹词、拟声词、拟态词的用法和字体变化都有讲究,因为需要找相应的汉字与其对应,这些灵活又考究的词语和字体也造成了国内引进时翻译的困难。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2011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