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学出版社
当前位置:出版资讯>> 教育资讯>> 教辅出版新政“控”字当头?
教辅出版新政“控”字当头?
2012-1-4 10:03:59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足以在出版界掀起真正的波澜,那肯定不是某本畅销书,也不是什么热门的流行作家,教辅出版由于牵涉面广、利益关系复杂而在书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8月16日,新闻出版总署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出版发行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从出版、印刷、复制、发行、质量、价格、市场等方面提出了规范管理的要求。新政一出,引来各方种种猜测与断想,也立即使“教辅”成为2011年下半年当仁不让的书业流行词。

  在《通知》出台后,一场针对2010年以来出版发行的中小学教辅材料的大规模清查行动,在全国各地全面铺开。经过前一阶段的明察暗访、调研座谈,总署相关领导在12月2日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出版发行管理工作联席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指出,今后要按照《通知》要求抓好七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出版资质管理,二是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的版权管理,三是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印制发行管理,四是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质量管理,五是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价格管理,六是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市场管理,七是通过开展非时政类报刊出版单位体制改革深入治理中小学教辅材料散滥问题。教材出版社在对教辅出版单位进行授权之后,还需要对授权产品的质量进行审核。从中我们不难发现,在解决问题的思路上,相关部门采取的措施同政府限制房价一样——“控”字当头。
   在各项措施中,教辅出版资质审核的新规一旦出台,将有可能带来最深刻的影响。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目前最有可能获得教辅出版资质的,将会是之前出版范围中有相关业务的教育和少儿类出版社。其实在“8•16”《通知》出台之后,全国各地有教辅业务的出版社马上直接感受到了压力,因为地方新闻出版管理部门已经暂时停止了教辅图书出版的审批。相当一批大学社最初能够得到发展都有赖于其教辅业务的带动,有一些社至今也仍然是教辅出版行业里的活跃力量,他们对于教辅出版资质问题表现出了高度的关注。在前不久举办的全国大学社图书订货会期间,参展大学社就联名向教育部请愿,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相比之下,因为《通知》的出台而普遍收缩业务的民营教辅出版公司受到的影响更大,反应也更为激烈。与同行们一样,江苏春雨教育集团董事长严军对于这个问题非常关注。
  在他看来,这一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会直接影响民营书业已经形成的快速发展的态势与格局,对风投资金已经到位或已经上市的出版机构形成毁灭性打击,结果可能是造成新的市场壁垒和非市场化的重新划分。他更进一步表示,以前规定出版范围只有教育社和少儿社才能出版教辅,但现实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按照出版单位所拥有的学科编辑力量状况进行筛选,或更能体现科学、公平的原则。而解决民营策划公司出版资质问题的一个解扣之法,是政府主管部门能对民营策划单位放开编辑职业资格考试,让一些拥有高素质研发和编辑团队的民营公司也能合法地取得教辅出版资质。
    同教材出版资质限定问题相比,书业争论比较大的另外两个问题是“一科一辅”和教辅限价。关于前者,其实早在《通知》下发前的全国新闻出版局长座谈会上,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就已经透露了类似的想法,表示有可能恢复过去教材和教辅的国家目录制度,一本教材配套一本教辅,由教材编写单位组织编写教材的专家编写高水平、质量有保证的教辅材料。对此,有业者表示“一科一辅”首先应该严格限定为同步类教辅,而且必须是政府采购的免费教辅产品;其次应提供多套产品供教育水平不同、学生需求不同的地区选用。但对于教辅限价,业界显然看法不一,更为集中的意见倾向于非政府采购的市场类教辅仍应由教师、家长和学生自主选择购买,因此这类图书的定价还应由市场来决定。
    教育部中央教科所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主任杨九诠认为,相关政府部门在政策制定的背后常常自觉不自觉地隐含着这样的逻辑假设:市场利益与公共利益是矛盾的、不兼容的。这样,政策往往“看上去很美”,但执行起来,就带来了合法与合理、合法与合情的悖论。而好的公共政策体系,应该是疏堵结合、有序合度、有所为有所不为地穿行于各种利益的悖论之间。现在国家有关部门出台的教辅管理新政,需要跳出以往的怪圈。如果完全依赖行政配置资源,教辅散滥现象在一定时期可以形成立竿见影之效。但是,治散治滥要取得长远之功效,应当将行政手段与市场配置相结合。因此,杨九诠认为要科学有效地治理教辅出版散滥问题,首先应该广泛调研,梳理出教辅腐败中违规违法的具体做法,见招拆招,从严治理;同时基于教学对教辅的客观需求,允许由教材编写者编写一套容量适当的配套教辅,并列入教学用书目录,但一要经过质量审查,二要限定价、限印张、限发行折扣。他认为,从根本上还是应该继续推进素质教育和各项教育体制改革,消解教学对教辅材料硬性、旺盛的需求。而治理工作不宜急功近利,寄希望于毕其功于一役,还是应该尊重市场规律,在统一、开放、有序、公平的市场条件下,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应让面广量大的教辅材料的市场秩序和内容质量发挥配置作用,人们对教辅的选择和使用也会很快恢复和建立理性。
    管理细则出台之前各方声音的出现,一方面说明问题的重要性和牵涉面广泛,一方面也表明各方的利益博弈将会最终导向一个新的平衡。关于教辅出版管理新办法的各种消息在近期或将被证实,或将被否定,但如果因此形成了新的出版市场壁垒,则是谁都不希望看到的结果,比较理想的状态就是使那些不具备出版能力和资质的不规范的企业退市,形成科学发展、健康发展的良好格局。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2011年12月23日